【职场小说连载】深圳研发风云五十五——小公司如何发起饱和攻击(中)

【职场小说连载】深圳研发风云五十五——小公司如何发起饱和攻击(中)

日期: 2021-10-11

欧阳建:微码公司营销副总


李斌:微码公司研发副总;

李富才 王超栋:营销骨干,欧阳建的下属。

王晓彤:王程之女,创二代,普林斯顿学成归国,承接其父亲王程的事业。

陈威:微码公司新锐项目经理

地点:微码公司的三楼会议


秋分到了,即使是在深圳,也感觉到了秋天的凉爽。虽然没有故都的秋的那种季节分明,但是今天的深圳也是格外舒服。小鸟咕咕的在绿色的草地,屁股一扭一扭的找虫吃,天上的云片像银子一样镶嵌在湛蓝的穹顶上,微风吹在人身上是那么多赏心悦目。


然而在微码的会议室,却弥漫着秋季的肃杀。


王朝栋:“张顾问小公司啊本来人就少,和行业龙头比,怎么饱和攻击呢?“


张笑天抿一口咖啡说:“你听说过李牧吗?”王朝栋摇摇头,看看其他人,大部分人都表示不知道。


张笑天说:我讲讲李牧之战吧。也许这个案例可以告诉我们小公司如何发起饱和攻击。


ea685a577f2457b91fb395198b1099d8.png


李牧,赵国武安君,和白起、王翦廉颇并称为战国四大名将。


相对于其他三位的耳熟能详,赵牧的故事几乎湮灭鲜闻。在战国时代,北方饱受匈奴侵扰。当时的匈奴的骑兵对中原的步兵的有绝对优势。为了防御匈 奴,燕、赵、秦都各自筑起了长城。李牧为赵国驻守雁门郡。赵牧并没有对匈奴频繁作战来显示自己的勇猛和勤奋,而是在自己的力量不足的时候积累实力,并规定:“匈奴但来,急入收保,有敢擅自捕获匈奴者,斩!",并且在此期间积极的进行团队建。注重情报分析,在战机未到默默等待,一旦战机出现,便饱和攻击,摧拉枯朽,一场战争解决一个根本性的问题:让匈奴10多年不敢望北。


关于此,作家孙皓晖在《大秦帝国》有过精彩的描写:


ef7d750aa76b9017d2c4f25acc9f06b2.png


李牧以为:赵军对匈奴,不可如此无休止缠战!”平原君大是惊愕,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对匈奴的战法是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后确定的,简而言之,叫作“骑对骑,射对射,牙还牙,血还血”,赵军将士从此大觉扬眉吐气,这个小李牧竟说这是缠战?在平原君沉着脸不说话时,李牧却又开口了:“我军欲胜匈奴,必先固本而后一举痛击!不固本,虽百胜无以根除匈奴,终至陷于世代纠缠。”


从此,这李牧开始了他那独特的固本之战,只护卫着赵国云中郡的草原不动。开始时,赵国本土大战连绵,朝野都认为李牧的坚守是明智的。更兼李牧还有一绝:虽只有一万人马,可匈奴大军趁赵军主力南下连忙铺天盖地压来时,却连李牧军的踪迹也找不见。匈奴单于索性挥军南攻雁门关,又被李牧军闪电般从草原深处杀出,雁门关六千守军也强弩疾射鼓噪杀出,匈奴全军溃乱,骑士死伤六万余,无奈悻悻退兵。如是三次,匈奴打消了越过李牧边军而径直南下攻赵的打算,只轮番骚扰赵军营地与牧民草原,引诱李牧追击。李牧却是奇异,只要匈奴骑兵杀来,便早早没了踪影,匈奴骑兵但退,军营里又是人喊马嘶炊烟袅袅,只是绝不追击匈奴的小股轻骑。


天长日久,李牧边军面目全非。


赵王特使的说法是,非商非牧非军非民,四不像!活匈奴!


原本保护牧民交易的四千飞骑,变成了奇特的“军代商”。


这支马队收了赵国牧民的牲畜皮革盐巴粮食,摇身变作驮马商旅,深入草原与匈奴小部族做生意,交易完毕立即回程;若遇匈奴轻骑骚扰,便有接应飞骑杀出,驮货马队趁机脱身;回到营地,交易货物立即发还牧民,边军只二十取其一地收税,或钱或物不论。若有匈奴部族欲与赵民交易,边军也同样替代。


其时,匈奴游骑遍布草原,赵国边民饱受劫掠,根本无法正常市易。军代商一开,边民大悦,竞相将多余物事交李牧军代为交易。后来各族聚议,说李牧边军苦甚,坚执将边军的收税提到了十取其一。


如此数年,李牧军的财货战马皮革兵器宗宗丰厚,装备之精良远超匈奴的贵族骑士:每骑士拥有三匹雄骏战马、六口精铁战刀、三套精制的上等皮革甲胄、三副硬弓配五百支长箭。


除此而外,全军还打造了一万张大型连发弩机、五万顶牛皮帐篷,囤积了大量的牛羊干肉与粮草。但扎营军炊,每个百人队日杀两牛,人人放开肚皮猛吃。饱餐之后在空旷的草原驰骋骑射,直到三匹战马都累得一身大汗。边民艳羡李牧边军,精壮纷纷拥来从军。李牧以当年吴起遴选“魏武卒”之法考校,从军者非但要精通骑射,更要体魄雄健,下马可做步战勇士。扩军人数虽则不多,却尽皆精锐无匹。


三千通晓匈奴语的骑士组成了间谍营。每个间谍带两只上好的信鹞,装扮成匈奴牧民,撒向广阔的大漠草原。


一支万余人的边军,竟有三千间谍,可谓空前绝后


其余主力飞骑由李牧亲自统领,骑士全部皮装轻甲弯刀硬弓,远观与匈奴骑兵没有丝毫区别。这主力马队的任务只有一个:日夜漂泊草原,与匈奴只作无休止的归去来兮的周旋,却绝对不许交战。李牧的军令是:“匈奴但来,急入收保,有敢擅自捕获匈奴者,斩!”


如此三五年周旋,匈奴对李牧无可奈何。而李牧的边军则在国府没有拨付分文的情势下,已经壮大到了五万精锐飞骑,更兼粮草财货丰厚军辎装备精良,其战力非但已经远远超过了疲惫已极的本土赵军,而且远远超过了一味野战的匈奴骑兵。


此时,非议李牧的声浪弥漫了邯郸。


一班与秦军血战后仅存的将士更是不满,纷纷指斥:“多年一仗未打,边军肥得流油,李牧究竟意欲何为?”赵王派出特使视察李牧边军,回来将“四不像”与“活匈奴”之象一通禀报,赵国朝堂炸开了锅!此时,秦军攻逼赵国的浪潮已经回缩,赵国君臣在合纵胜秦之后又是踌躇满志,忽然醒悟一般,纷纷指斥李牧畏缩不战徒使大赵受辱于胡虏。孝成王大以为是,立即再派特使赶赴阴山军营,敦促李牧立即大战匈奴。年轻的李牧只是冷冰冰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依然如故地与匈奴归去来兮地虚与周旋。


孝成王发怒了,立即召回李牧,改派乐乘为将出战匈奴。


然则,急于对匈奴作战的结局却迅速证实,李牧没有错。


乐乘是名将乐毅的儿子,赴任之后立即集中李牧散开的兵力对匈奴展开了反击战。一年半时间全军出击十六次,非但没有一次捕捉到匈奴主力决战,反而每次伤亡骑士战马数千,许多精锐骑士竟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仅仅如此还则罢了,偏是赵国边民没了“军代商”,不堪边军驰突与匈奴的无常骚扰劫掠,纷纷逃亡秦国的九原与燕国的辽东,广袤的阴山云中草原迅速地凋敝,李牧的边军积累也几乎全数耗光。乐乘无奈,紧急上书邯郸,请求立即拨付大批军辎粮草,否则无法续战。

……

已经不堪战场之苦。赵王又气又笑,第三次下书“强起”。强起者,不从也得从,违命死罪也!这次李牧没有说病,却对赵王提出了一个条件:“我王若必用臣,许臣战法如前,否则不敢奉命。”


二话不说,赵王立即答应了。


李牧重为云中将军,到任又是一任匈奴骚扰劫掠,只是游骑周旋。边民闻李牧复职,也纷纷回归故土,“军代商”又蓬蓬勃勃地恢复起来。三两年后,李牧的五万精骑全部恢复万余张大型弓弩需得配备的十万射手兼步军也全部就绪,秘密演练娴熟。这年入秋,李牧下令:八千飞骑扮作牧民,邀集回到阴山草原的牧民们全部赶出囤积的牛羊马匹,一齐作远草放牧。一时之间,畜牧大纵,人民遍野,整个阴山南北的草原都热闹了起来。


所谓远草放牧,是牧民在秋草之时先赶牲畜到百里或数百里之外的远处放牧,到天寒之时,再退回到大本营消受基地牧草。这是牧民千百年的放牧规矩,谁也不以为反常。


这三两年里,匈奴虽捕捉不到赵军,却也终于认定:这个李牧终究是个只知开溜的大草包。及至今秋边民远牧,匈奴游骑立即风一般卷来劫掠。赵军护卫牧民的几个千骑队一战即溃,竟被匈奴掠走了数以万计的牲畜。消息传到北海,匈奴单于再不疑虑,发动诸部三十万骑兵呼啸南下,要一举端了赵国云中郡根基。


烽火台狼烟大起!


b703ce056d118c4d400110fc2844d61e.png


李牧集中步骑十五万大军连夜开过阴山,在阴山北麓早已选定的河谷地带摆开了大战场。这是一片貌似无奇实则特异的山川之地,东西两道山梁如同阴山北麓张开的两道臂膊,搂住了一片澄澈大湖,撒开了几条淙淙小河。在草木莽莽山峦起伏的绿色大草原,谁也不会以如此一方山水为特异。然而,李牧蓄谋多年,对阴山南北的地形地貌了如指掌,不知多少次踏勘比较,才认定了这方战阵之地,自然深知其中奥妙。


清晨时分,匈奴大军沉雷般从北方大草原压来。进入两道山梁之间,遥见湖水如镜河流如带,已经兼程奔驰了大半夜的匈奴骑士们一阵遍野欢呼鼓噪,纷纷下马奔向水边。大军中央的单于见状,略一思忖传下军令:“歇息造饭,半个时辰后一举攻过阴山!”片刻之间,匈奴大军满当当撒在了湖边河边的草地上。


骤然之间,一片牛角号凄厉地覆盖了河谷草原!


匈奴大军尚在愣怔,万千强弩长箭伴着喊杀声暴风雨般三面扑来。不待单于发令,匈奴骑兵飞身上马,洪水般向唯一没有箭雨的北口蜂拥冲杀。刚出两道山梁,又闻草原杀声大起,赵军两支精锐飞骑各从东西红云般压将过来。这五万飞骑乃李牧多年严酷训练的精锐之师,人各三马,战刀弓箭精良无比,较之匈奴贵族骑士的人各两马还胜过一筹。更有一处,李牧在战前已经重赏每个骑士百金安家,人怀必死之心,号称“百金死士”。五万飞骑十五万匹雄骏战马在大草原隆隆展开,气势慑人心魄,第一个浪头便将匈奴骑兵压回了河谷!


反复冲杀之时,赵军战法陡变——三面强弩大阵箭雨骤见稀少,八万步军列成三个方阵,挺着两丈三尺的铁杆长矛,从东西南三面森森压来,隆隆脚步势如沉雷,对蜂拥驰突的匈奴骑兵视若无物。匈奴骑兵向以驰突冲杀见长,大约以为天下只有这一种战法最具威力,否则,何以赵武灵王要胡服骑射?今日乍见中原步军军阵的森煞气势,一时竟是蒙了。


一头目大吼一声,率千余骑展开扑来。尚未入阵,便被森林般的长矛连人带马挑起,甩得血肉横飞,一个千人马队片刻间荡然无存。匈奴老单于大骇,弯刀一挥嘶声大吼:“冲杀北口!回我北海!”


那一战,匈奴大军留下了二十余万具尸体,而李牧军死伤不过万余。


一战成名,李牧却辞谢王命,没有回邯郸受赏受贺,而是率领五万飞骑一鼓作气向东北追击。连灭襢褴、东胡两大胡邦,又迫使林胡邦余部举族降赵。匈奴大为震恐,老单于率余部远遁茫茫西域没了踪迹。此后至今十余年,整个北方胡人无一族敢犯赵国北疆。

……

时当暮色,牧人渐归,炊烟四起,高远的长调掠过草浪随风飘来——

牛羊如云李牧川

天藏飞骑大草原

不怕边军吃

不怕边军穿

只怕边军不吃不穿不动弹

长城自此无战事

胡马不得过阴山

我有李牧川

车马流水富庶年

……

听张笑天讲完李牧之战,张笑天轻轻的说:很多公司的高管如同乐乘一样,打了很多场战役,虽然也赢了几次战役,但是输了整个战争。


很多公司开发了很多款产品,频繁进入新的市场,但是成功者寥寥,不知道真正的机会在哪里,频繁出击的结果在任何一个领域都办法进行饱和攻击,没有形成绝对的积累,不能形成绝对优势。


王晓彤在听张笑天讲李牧之战的时候,她也认为所谓的饱和攻击是适合华为这样的资源充足的公司,至少是中型企业,对于小企业,各种资源都捉襟见肘,何来饱和攻击之说。


f060d5b764eef3f015fe118c4b8bed64.png


听完张笑天的李牧之战,深受震撼。一开始的李牧对匈奴可以说绝对弱势,如果是匈奴是大公司的话,那么李牧就是典型的创业公司。所谓饱和攻击就是,在力量弱小的都时候,默默的积攒力量,积极的进行干部的培养和团队的建设,生存下来并不断积累在这个领域取得绝对竞争优势,等机会来的时候进行饱和攻击,一举拿下。


著名投资人杨天南的一句话:“我们并不需要一年有很多好主意,而是需要将一个好主意坚持很多年。”


对于企业而言也是这样,我们并不需要开发很多款产品,频繁的进入市场,而是在一个领域持续深耕,精耕细作啊。


同样的,欧阳静雯身也被深深的触动了。就拿微码公司所在的IVD企业来说,每个企业都是:既要,又要,还要。才几个亿十几个亿的规模就什么都敢做,发光,免疫,生化,仪器,试剂,耗材,原料,流水线,无所不包。


大家会说,“你看大家都做了,我们也得做。”又或者说“反正渠道一样,一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有这个产品线就有销售额”,最后大而不强,虽然也赢了几次战役——增加了些销售额,却因为兵力分散,在各个领域都没有深度的积累,最后被各个领域的“专新特精”击败。而这个行业的日欧美公司不是这样,他们在一个领域深耕,仅仅几款产品销售额就可以达到几十个亿,甚至上百亿。


这个时候王晓彤忽然想起一个人,朦胧的想法开始变得清晰,不由得非常兴奋。他就是商界的李牧!


大家异口同声的讲:谁?(下周分解)


ps:

yb体育官方网站咨询每月在线下举办研发管理及产品管理培训课程,近期将于10月22-23日开展《基于先进流程(IPD)的项目管理体系构建》公开课欢迎广大企业参加学习,打造以客户为中心的,按时交付、保证质量、市场成功的项目管理体系,为企业提质增效!


点击此【链接】即可查看课程介绍

选择yb体育官方网站,选择专业

关注公众号
查看更多分享内容

yb体育官方网站